组织“寻子联盟” 将丢失儿童照片制作成一幅幅“寻子海报”

  

  行程23万公里,花费40余万元,西安外来务工人员程竹为寻找5年前丢失的女儿,费尽周折,仍无消息。在负债累累身心疲惫的情况下,他决定回西安做生意攒钱然后继续找孩子。于是,他向亲戚朋友借款2万元在西安红庙坡大观园市场开了家童装店,店里摆放着很多失踪小孩的照片、资料、海报,他不仅要找自己的女儿,还要帮其他人找孩子。

  从2008年起,程竹发起组织了“寻子联盟”,开始在全国各地寻找丢失的孩子。每到一个地方,只要有人让他帮着找孩子,他都会收集详细资料,将照片贴到自己车上,他还花费2.6万元将丢失儿童的照片制作了一幅幅 “寻子海报”。海报上印有1350名丢失孩子的照片,这些孩子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,其中陕西就有100多名。

  12月22日,冬至,在西安市红庙坡大观园市场内,一家刚开业不久的的童装店,玻璃门上贴着很多丢失小孩的照片,购买衣物的顾客看到了,都会好奇的驻足观看,不知这家人为何张贴这些照片。原来,这就是丢失女儿的程竹夫妇开的童衣店。和别的童衣店不同,这里除了四周墙挂的童装、摆的童鞋外,还放着一沓沓寻找孩子的海报,其中最大的一页寻人海报上的女童照片,就是5年前他们丢失的女儿程颖当时只有6岁的小女孩。

  由于男主人程竹于12月11日和“寻子联盟”其他丢失孩子的父母一道去山东阳谷县寻找解救4名被拐卖的孩童,至今仍在路上,只有女主人金伦菊一人在家照顾生意。说起“开店寻子”,她显出几分悲伤和无奈,她说他们夫妇是1995年从湖北十堰到西安的,当时居住在北郊大白杨地段,丈夫程竹从他堂哥那学的房屋装修装饰技术,在建筑工地上干活。她在家照顾两个女儿。6岁的大女儿程颖在红庙坡小学上一年级,4岁的小女儿在家中玩耍。到了放学时间,懂事的小程颖一般都是自己坐公交车回家。2005年10月18日,这是一个她刻骨铭心的日子。当天12时许,她丈夫程竹去学校接大女儿程颖,结果发现学校大门紧锁,在周围寻找不见他们的宝贝女儿。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内,他们发动在西安的50多名亲朋,印制了2万份寻人启事,以大白杨和红庙坡为中心向四周辐射,并安排人到各大汽车站蹲点守候,在全市范围内寻找,结果都是失望而归。在西安找不到女儿,他们就将寻找的范围扩大到西安周边渭南、临潼、周至、高陵、三原等地。为了方便寻找孩子,2006年初,他们以3.5万元的价钱,购买了一辆小面包车,8月拿到驾照后,他便开始驾车到全国各地寻找孩子。可5年过去了,女儿至今仍无音讯,生死不明。

  女儿的意外失踪,成了程家生活的拐点,在此之前,程竹手中有积蓄20多万元,他当时准备在西安按揭买房子。女儿失踪后,为寻女儿他不但花光了以前的积蓄,还背了20多万元的债务。2007年底,程竹接到一个来自深圳的电话,称有人看到一名卖花女孩和程颖长得像。程竹决定带着妻子和小女儿一起过去看看,走之前他将女儿照片和联系电话,喷到了车头和车尾上,起一个“广告”的作用。2008年正月十六,程竹来到深圳,提供线索的人又说他女儿在福建莆田,等他们到了莆田,就打不通那个电话了。女儿没找到,却有不少丢失孩子的家长留下寻找孩子的资料,希望程竹在找自己孩子的同时也能帮着找他们的孩子。看着这些父母悲伤无助的表情,程竹联想到自己的处境,决定成立一个“寻子联盟”,将丢失孩子的家长联络起来,互相提供寻子线索。

  从福建莆田回到西安后,他把工作辞了,到处收集街头的寻人海报和报纸上的寻人启示,先和西安20多名丢失孩子的家长取得联系,然后扩大到全省各地。每到一个地方,只要有人让他帮着找孩子,他都会收集详细资料,将照片贴到自己车上。2008年4月,他花费2.6万元自己利用电脑,将丢失儿童的照片制作了一幅“寻子海报”。海报上印有1350名丢失孩子的照片,这些孩子大多是外来打工人员子女,其中陕西的有100余名。每次出行,“寻子联盟”的成员都结伴而行,他们住最便宜的旅社,吃的是粗茶淡饭。5年时间,“寻子联盟”只找到了3名失踪的孩子,收效甚微。寻女心切的程竹行了20万公里的路程,花费40余万元,仍没有女儿的消息,他感觉到身心疲惫,决定回西安开店寻子等攒钱后再继续找孩子,可一有孩子的消息,他忍不住立马驾车出发。

  12月23日下午,记者见到程竹时,他刚从外地寻子归来,这次活动由“寻子联盟”14人、三辆车组成团队,途经陕西、河南、山西、河北、山东5省22个县市,行程3000多公里,花费3000多元。向沿途学校、居民小区,发放上万件寻子海报和拒绝买卖儿童的宣传资料。其作用一是寻找孩子,二是扩大信息源,三是对拐卖儿童的犯罪行为造成一定的震慑。

  “我女儿程颖是我一手带大的,晚上睡觉都离不开我。我娃可聪明啦,三岁就能背唐诗和三字经,如果她不失踪的话,现在应该上小学六年级了。”程竹对大女儿程颖的回忆永远定格在5年前,他做梦经常梦到女儿喊着爸爸扑到他怀中,而他常常喊着孩子的名字从梦中惊醒。女儿刚丢时,他甚至天真地想用钱从人贩子手中将自己的女儿买回来。

  和程竹一路同行的“寻子联盟”成员伍兴虎是渭南蒲城人,2008年12月12日,他刚满一岁的儿子伍嘉诚在家中被人用迷药偷走,至今下落不明。他为了找孩子,四处奔波。他妻子为了找孩子,一边走街串巷卖玩具,一边四处打听孩子的下落。而陕西寻子联盟最早的创办人之一余辉,也是最早开店寻子的人。2008年8月18日,他2岁的儿子余严俊被一名妇女拐走了。“儿子失踪后,感觉做什么都没有意义,店也关了。”余辉说,儿子被拐走后,妻子经常是抱着孩子的衣服和照片流泪到天亮。2009年7月15日,在西安市北郊的红庙坡西村,来自河南潢川县付店乡付店村的余辉、杨业霞夫妇,把自己经营的电话缴费店的门牌拆下,换上“寻子店”招牌,并承诺谁能提供线索帮他们找回儿子,付报酬10万元。

  对于“寻子联盟”的寻子活动,有人理解支持,也有人趁火打劫。据程竹说去年他们到江苏南京寻子时,江苏志愿者“申雪”“毛豆”“幸子”等人将方便面、纯净水、点心塞满汽车后备箱,以供他们不时只需。还有200多名志愿者,主动帮他们寻找丢失的孩子,当地一名女青年见状留下400元对他们的行动表示支持。在河北沧州志愿者对他们非常热情,说“你们不要着急,找孩子是我们大家的责任。”说完,主动为他们提供线索,帮他们散发材料。近日,一名西安市民得知程竹开店寻子的消息给他捐款500元。这些都令他们深深地感动。可也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,向他们提供假线索骗取钱财,仅程竹一人最多一次被骗1.5万元,最少的被骗了28元。有次在济南展示寻子海报,竟然有人以为他是卖孩子的,让他们哭笑不得。

  程竹对“开店寻子”的效果还比较满意,他说,每天都能收到热心市民和网友数十个电话和短信,有慰问的,也有提供线索的。但他表示缺乏资金,缺乏相关部门的支持,单靠丢失小孩家长个人的力量,坚持下来确实很难。对于自己未来的寻子之路,他表示将不遗余力,将“开店寻子”进行到底!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本类最新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家具展厅如何装修?家具展厅布置效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组织“寻子联盟” 将丢失儿童照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孙强:新场景时代的商业空间设计逻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焦点访谈》:西安宝马彩票案追踪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网站Banner横幅广告设计怎样才能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努比亚发布Z18预告海报新机搭载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警方在休闲娱乐场所抓了68人_高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伍曦设计龙泉驿万达街区地域文化
 
 
 
 
 
 
本类热门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汽车“头号玩家”改写游戏规则奔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超市楼上电玩城藏着“”(图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国务院这份文件提出一系列新要求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14年前离奇的西安宝马彩票造假案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网页广告在线制作——Banner mak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组图:龙星凉拍摄杂志内页 展示时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焦点访谈》:西安宝马彩票案追踪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别再为怎么挑选展示架而犯愁了我
 
 
 
 
 
 
推荐新闻